首頁 現代言情 豪門世家 豪門驚夢 III素年不相遲

夜色太朦朧

豪門驚夢 III素年不相遲 殷尋 1848 2013-06-25 10:12:05

    

  紅燈等待的時間不長,這個時間恰恰是早高峰,車子上了立交橋就近乎堵個水泄不通,緩慢的車速像是一大群緩慢蠕動的蝸牛,填滿了北京城的東南西北方向。

  

  年柏彥發動了車子后直接開下了輔路,大手穩穩掌控著方向盤,很快便回答了她的問題,“各歸各位,是最好的解決方式。”

  

  素葉慢悠悠地喝著咖啡,一絲游離狀的思考躍過眸底,他回答得倒是坦蕩蕩的。“你不怕我對你產生懷疑?”這個年柏彥始終站在觀察室,梁軒說了什么話他應該知道得一清二楚。

  

  “這就是我直接找心理醫生的緣故。”年柏彥的神情與他的口吻一樣不疾不徐,眉宇間竟一點波瀾都未起,“梁軒的話是否真實、以及他究竟出了什么問題,你才最有資格給出答案。”

  

  “年先生抬舉了。”素葉心里掠過一絲警覺,這警覺就好像是被刀子刻在心頭上似的蜿蜒分明,說實話,她不大想跟年柏彥走得太近,他太過冷靜,冷靜到一點縫隙都難以找到。

  

  “最起碼精石集團還沒受到影響。”她又補上了句。

  

  年柏彥的唇角微微勾了勾,放緩了車速,“想要封閉一則新聞不是太難的事,必要的時候出現的新聞才是最好的新聞。”

  

  “我是不是應該羨慕你們這些有錢人?”素葉微微冷笑,封鎖消息對于一家上市公司總經理來說,的確不是什么難事。

  

  年柏彥聽出她潛在的冷嘲熱諷,稍稍側臉看了她一眼,將目光重新落于前方后,語氣倒有一絲興味了,“我要如何配合才能消除你的懷疑?”

  

  素葉長嘆了一口氣,良久后說了句,“我需要了解一下梁軒母親的資料。”年柏彥這個男人有著超強的心理素質,通過他的對話模式不難察覺出他的堅決,是一種無法讓外人走進他內心世界的堅決,這種人做事往往喜歡親力親為,做事手法干脆利落不拖泥帶水,因為,他不會給人留下了解他揣摩他的機會。與其浪費時間在他身上,她倒喜歡曲線救國,梁軒的妻子躺在醫院里已成了只會呼吸的植物人,她能做的就是從原始資料下手。

  

  “梁軒所有的資料都在會所。”年柏彥絲毫沒驚訝素葉的意外之舉。

  

  素葉盯著年柏彥的臉,皺著眉頭說了句,“年先生,你這個人是不是從來沒驚訝過?”

  

  “嗯?”他似乎沒聽清楚她在說什么,轉頭看著她,眸底深處微微疑惑。

  

  “沒什么了。”原來,他還會有表情變化。

  

  “你要帶我去D會所?”

  

  “怕了?”意外的,年柏彥平穩的嗓音透起揶揄,他的想法是,那里畢竟發生過命案。

  

  可素葉的想法不同,她厭煩的只是跟精石有關的一切人和事。強壓下心頭的郁結,淡淡回答,“年先生的地盤,我沒理由害怕。”

  

  “這個回答,讓男人很有成就感。”年柏彥的語氣轉輕,方向盤一轉,直接朝會所方向駛去。

  

  ————————————我是分割線小妞兒——————————————

  

  “快逃!”

  

  “啊……”素葉倏地驚醒,睜眼時,額頭的細汗侵染了發絲。

  

  窗外已是絢爛的夜景,周圍則是鵝黃色燈光,這不過這光亮被人刻意調暗,借著朦朧柔和的光線,她輕而易舉看到了墻上的時間:凌晨,一點半。

  

  素葉起身,始終縈繞在耳畔的遙遠音樂也漸漸被現實吞噬,身上披著的衣服微微滑下肩頭,低頭一看,竟是男人的西裝外套。

  

  是年柏彥的外套,上面還裹著屬于他的醇洌好聞氣息和極淡的煙草香,她的呼吸連同發絲一起都黏著了男人獨有的剛烈。

  

  心口不知怎的,意外躥跳了一下,極快。

  

  白天的時候年柏彥載她來到會所,梁軒的資料很多,許是她看著看著就睡著了。但她記得看資料的時候不是這間房。

  

  環顧了一下四周,房間的面積很大,統一為深咖與黑色為主要基調,配以銀灰色為亮眼點進行裝修,生活設施一應俱全,很明顯是一處休息室。

  

  起身,素葉披著西裝外套走出內室,起居室的光線亦是暗調,淡淡光線折射在意大利純進口的水晶折面上看似更加朦朧夢幻,這光聚集在素葉的眼眸里,順便的,她看到了不遠處站在窗前的男人。

  

  這座會所占據了得天獨厚的位置,而這套休息室的挑高達到六米之多,通透的落地窗至上而下,將北京最美的城市夜景盡收眼底。而年柏彥置身其中,偉岸身材與大片夜色及水晶光線融合在一起,渾然天成的王者風范。

  

  他在通電話,頎長身軀微微倚靠在旁邊的吧臺上,一手輕輕搖晃著裝有伏特加的杯子,冰塊的寒虛化了水晶的質地,極烈的酒方能配極冷靜的男人。

  

  從這個光線看過去,年柏彥是極迷人的,薄款黑色襯衫難掩結實的胸膛肌理,他輕抿了一口酒,似乎在交待什么事,夜色虛化了他臉部剛毅的線條,令他的眉宇之間看上去也不那么嚴苛了。

  

  他的嗓音低沉,亦猶若這夜色,不過隱約中也能聽到他在說什么,似乎在交待手下盯緊南非那邊的鉆石礦,應該是剛剛投到的鉆石礦場,語氣堅決有力,帶著與人壓力的強勢。素葉想起媒體對他的介紹,不由輕嘆,能夠做到供貨商就相當于站在了鉆石行業大鱷的位置,鉆石大亨,這四個字倒真有分量。

  

  想著,腦中突然竄過一個荒唐的念頭。

  

  她,不會是被他抱進休息室的吧?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