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現代言情 豪門世家 豪門驚夢 III素年不相遲

豪門驚夢 III素年不相遲

殷尋

  • 現代言情

    類型
  • 2013-06-12上架
  • 2406064

    已完結(字)
本書由言情小說吧進行電子制作與發行
©版權所有 侵權必究

綺夢無痕

豪門驚夢 III素年不相遲 殷尋 3372 2013-06-13 09:35:32

    她,素葉,就是要用這種方式來告訴他:別竊喜瞎得瑟,是本姑娘睡了你。男女情愛這種事,她雖不在行卻也不愿去矯情,在這個物欲橫流、新歡往往都是別人舊愛的年代,矯情太累。

  ————————————————————

  素葉死死地盯著睡在身旁的男人。

  陌生的、過分英俊的男人。

  深刻的濃眉結構,高挺的鼻配上削薄的唇,即便是闔著雙眼亦能拼湊出一股子沉穩和英氣逼人。

  晨光從酒店厚重的天鵝絨窗簾的縫隙中擠了進來,透過素葉青墨色的長卷發及凝白的雙肩,毫不吝嗇地鋪散在男人近古銅色的肌膚上,那細白的光飛入了她的眼,有那么一瞬竟令她的視覺出現了盲點。

  男人的肌理很是深刻,寬闊結實的肩下是如溝渠般分開的結實胸肌,光線用了最簡單的白描方式勾勒出他粗獷的弧形。他的呼吸均勻深沉,與身旁抱著雙腿皺著眉頭正在跟一腦袋漿糊一戰到底的素葉形成了最搶眼的對比。

  半晌后,素葉的目光慢慢移開,先是落在了身下的素白色床單上,干凈的,沒有那朵殷紅的小梅花,又或者小梅花早就在她攀巖登珠峰的過程中香消玉殞;又將目光重新落回男人的臉上,他依舊睡得沉穩;最后目光猛地一扯落在了鐘表上,六點三十五分!

  她足足盯了這個陌生男人五分鐘!

  就在五分鐘之前,素葉一如既往地再次從夢中驚醒,在睜眼的前一刻也再次地恍惚聽到有人在她耳邊說,快逃!那聲音再是急促亦能聽出童稚,襯托那聲音的是遙不可辨的、像是被刮板刮在上了銹的鐵皮的粗糙音樂。

  在快速地追溯了前五分鐘所產生的記憶后,素葉也慢慢恢復了平靜和理智:她記得昨晚是跟死黨林要要喝了很多酒,又說了很多話,然后呢?

  晨光愈加明艷,如數擠了進來,將這套房間挑染成千絲萬縷的金亮。接踵而來的是一聲緊過一聲的手機鈴。手機鈴有些陌生,是她一向不屑用的單調的、枯燥的音節。

  不是她的手機。

  身旁的男人動了動,素葉的腦子像是被人鑿了一下似的炸開,趕忙鉆進了被子里,借助房間里那點濺入眼的晨光將雙眼微微瞇起觀察著這個被手機鈴聲叫醒的男人。

  一條古銅色手臂很快伸了過來,拿過手機時再次經過素葉的眼,結實有力,還有蒼勁清晰的掌紋,智慧線尤為深長。床榻的一邊微微晃了晃,緊跟著落下的是男人沉穩磁性的嗓音:“哪位?”

  素葉差點被這嗓音蠱惑,悄然扭了頭過去,微弱的線條完整無缺地打在不遠處男人的背影上,將他健碩寬厚的后背完美地分割成半明半暗的兩面,半明的那面兒泛著古銅色性感的結實,半暗的那面兒卻比半明的那面兒還要惹人遐想,如同鍍上了一層瑰麗的暗光,紙醉金迷透著華麗的蠱惑。

  他正在通電話,在這間靜得只能聽到秒針竄動的行政套房里,她不想偷聽都難。整個過程中男人的話很少,對方在恭敬地說,他在安靜地聽。

  素葉聽到對方提醒他婚禮的時間。

  是他要結婚?

  通話的時間不長,大約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他再次開口,惜字如金:知道了。緊跟著對方的啰嗦被他掐斷。

  房間陷入安靜。

  靜到素葉都感覺到兩耳在嗡嗡作響。

  余驚如退了的潮水在素葉的眸底消散,事情也大抵明朗了許多,如果這男人真真兒的是要結婚,那么昨晚倒也成了水到渠成的事了。

  當男人將手機重新放置一邊時,素葉反倒可以大大方方地從床上坐起。柔順妖嬈的長卷發垂落胸前,盯著那尊背影,“你今天要結婚?”她的嗓音如同勾人魂魄的暹羅貓。

  男人回過頭,在這么一瞬,素葉的眸光竟出現了小小的震蕩和波動。

  他的雙眼看似很溫和平靜,卻隱藏著令人不敢靠近的深邃,瞳仁深處越是幽暗便越是深諳難測,高挺的鼻及削薄的唇又蘊藏著要命的吸引力,可微抿的唇稍不難看出他是極嚴苛的男人。

  他始終安靜地看著她,那目光沉穩有力,而素葉恰恰是仰目的,就這樣能與他的目光嚴絲合縫地交疊在一起。

  她甚至都能輕易感受到男人目光中的壓迫力。

  半晌后素葉竟勾唇輕輕笑了,可融進心底的卻是冷笑。看穿人心這種小事兒是她必備的職業能耐,他看著她的目光中有那么一閃而過的嚴厲,亦在表明他只希望扮演主宰者,快要結婚的男人,怕是最想做的事就是撇清關系了。

  這樣想著她倒是有心捉弄了,唇稍的笑如漣漪般漾在柔軟的唇瓣上,上前,伸手搭上了男人寬厚的肩,然后緩緩地、風情萬種地圈上了他的腰。

  “一個即將結婚的男人,婚前幾個小時還跟其他女人在床上廝混,你是怎么想的?婚前一不小心出了軌?或者你已經是慣犯了?”

  他卻沒回答,依舊靜靜地看著她,微微瞇眼時像是多了一絲考量。

  她光潔的額頭有一點點的癢,是他均勻落下的氣息,干凈清冽,好聞得令人忍不住想要親近,其中又帶著點涼,令人踟躕不前。這種目光的直視令素葉竟然產生從未有過的不舒服,他的眸光太過平靜,她在這一刻無法窺視他的內心世界。

  “我不是小女孩兒了。”素葉悠哉,手指攀上他的眉眼,卻因他的微微蹙眉而放下,輕靠床頭不再看他的眼,淡若清風地補上了兩個字:“放心。”

  男人似乎在打量她,她感覺得到。細沙般的光線落在她的臉頰,她的肌膚是剔透的白,下巴的弧度完美而精致,長長的睫毛忽閃了一下,再抬眼與他對視時,柔軟的唇角勾上堪稱明艷魅惑的弧度,不過更像是一種挑釁,像是與他嚴苛的目光進行著的一場無聲挑釁。

  目光的較量亦是心戰的較量,她從來都不是繳槍投降的那一位。

  他始終沒開口再多說一句話,起身進了浴室,她下意識瞇眼,他很高,目測至少有187的樣子。

  她喜歡這樣身高的男人,足以帶來安全感,但這個男人帶給她的是從未有過的壓迫感。素葉在床上靜.坐了一會兒也下了床,赤腳踩在柔軟的地毯上如同踩了云端,寬大的素袍倒是把她裹得更顯嬌小了。

  走到窗前,腳下的三環已經開始了早高峰,一輛輛車子將整條三環路包裹得如同重度脂肪肝的病患,北京這座城向來是病著的,發病大多數就在早晚高峰。只是春季來了,酒店外面是大片的白玉蘭花,就算站在三十幾層的高度往下看也似乎能夠聞得到白蘭花香。

  北京的春夏總是悸動的,連同空氣中也浮蕩著悸動的味道,就如同讓你走在繁華的都市一角又或者站在七彩噴泉之下,驀然回頭便能看見令你魂牽夢系的偉岸身影,能夠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你的夢中情人似的悸動。

  這種悸動的感覺,是一種要了命的曖昧。

  當男人從浴室出來了后,素葉也在會客廳的浴室洗漱完畢穿戴整齊出來,干凈又似乎黏合了白玉蘭般的馥郁芬芳。他始終看著她,那種壓迫感又盤旋在素葉的頭頂,還沒等男人開口說什么,她便從包里掏出了幾張大鈔放在了他面前。

  男人英挺的眉蹙了蹙,似乎有一絲的愕然在眸底深處轉瞬即逝,她則輕輕笑著,“別誤會,替我買個紅包將這些錢裝進去,就算我給你隨禮了。”終于打破了他該死的平靜,這多少令她有了占據上風的成就感。

  素葉的腳步跟她的語速一樣爽快,話畢便想退出房間,不再被男人身上所散發出的壓迫感所影響。手指剛搭上門把手的時候,意外地男人開了口,于她身后,嗓音沉穩有力,“你經常這么做?”

  他的聲音要了命地好聽,素葉得不得承認,如同他的氣息一樣醇洌,磁性渾厚,入耳既能撩動心弦,只是他意外開口所說的話令她多少有點愕然,手指有一瞬地僵住,半秒后微微側頭,余光只及他高大的身影便沒細看。

  這次輪到她的不回答,只勾起一絲譏諷笑意,開門,頭也不回地走掉。

  她,素葉,就是要用這種方式來告訴他:別竊喜瞎得瑟,是本姑娘睡了你。

  男女情愛這種事,她雖不在行卻也不愿去矯情,在這個物欲橫流、新歡往往都是別人舊愛的年代,矯情太累。

  房間再度陷入安靜,這次成了靜謐,幾乎能聽到窗外有玉蘭花瓣飄落的聲音。光線折射在男人襯衫的精致袖扣上,映出的光成了暗調奢華。

  手機鈴又一次地響起,單調的,節奏統一的,如同滄桑歲月下的日出日落。

  他接起手機,奢貴袖扣的光影與空氣中的光線碰撞、切碎,光線散了開來。

  手機另一端依舊恭敬:“年先生,車子已經替您備好了。”

  男人不動聲色地收起手機,目光在觸及那幾張大鈔時有了些許變化,削薄的唇角微微扯動了一下,側臉輪廓卻依舊沉穩深暗。

  ———讀者朋友們,豪門驚夢3正式開始連載了,這同樣是發生在北京的故事。在這段故事里,有珠光寶氣下的奢華,有纏綿悱惻的動人愛情,有剝開層層迷霧卻依舊似真似詐的懸疑。不知道該多說點什么,只想寫這么個好看的、與眾不同的故事。另外提醒,此部小說中即將涉及的心理個案均為真實案件,會在過程中涉及到種種令人心理不舒服的元素,這些個案有的是通過心理咨詢師、催眠師和行為治療師等從事這行業的朋友們手中索取,有的是在我學習心理課程時老師們提到的個案,當然,在寫作過程中會將個案會進行匿名、隱性和文學化,膽小或不喜的讀者勿入。跟著這個故事一起開啟你的潛意識世界吧,把你的夢給我,不過小心,別讓我看穿你的心。豪門驚夢3之素年不相遲,希望大家能夠喜歡,吻。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