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女尊之一念之計

第十六章 意外(下)

女尊之一念之計 堂雪 2156 2019-10-07 01:46:26

  沈一念折回之時,因她是習武之人,且她耳力本就非尋常人能比遙遙的聽見一聲男人的驚呼聲,但聽得不真切,隱隱弱弱的,這聲音只一聲似有似無,許是她幻聽了。那聲音傳來的方向是另一條路上的,那邊燈火也不明亮,想著于淳也不會往黑暗的地兒去。這別人的事情與她無關,不是什么她都管得上的,如今要緊的是再去喚一些人來一起找他,他不能受傷了或被人欺負了去。

  遠處有兩人在屋頂上飛躍,秦楓意和詩韻?本想著不想讓人打擾才不許人跟著,她在這京城里沒有對手又是易了裝束出來的,便自詡著沒有什么事兒,沈一念頭一回那么后悔不讓人跟著。秦楓意自然也見著了沈一念,忙帶著另一人過來。沈一念并不與他們多話,只簡單吩咐了下去。

  停頓了一下,沈一念便飛身而去。方向卻是似有聲音傳來的方向。心里有個聲音,隱隱約約的覺得不去看她必定后悔,這一飛身便去了。詩韻回去吩咐人,秦楓意便跟著沈一念一道,她和詩韻才剛完成了沈一念前兒發布的任務回來,誰曾想在這能遇見沈一念。

  不一會兒,沈一念聽見果然有聲音出來,像是打斗的聲音離她適才猶豫的地方莫約有半里,似乎聽見了于淳的身音。驚得沈一念又一身冷汗,忙奔過去。遠遠的在墻頭之上便見眼前并不明亮的巷子里,于淳背靠著墻一人與三個女人對峙著,地上躺了兩個捂著胸口嘴里流血的。這是個死胡同,她們不信她們五個女人還制服不了一個小爺們兒了。

  “小相公挺烈啊,啊?再打”為首的一個女人拿著刀腦滿腸肥的模樣矮小而猥瑣,說著話刀也刺向了于淳。于淳的衣裳還是從前在西華院里穿的舊衣裳,不華貴,他看著不像是富貴人家的公子,她紅姐兒有靠山向來是這一片的地頭蛇,也不怕惹不起,這小相公除了頭上那根簪子倒是看著挺值錢的,人也長得好看,剛才風一吹那面紗飄起來,真真是把她魂兒都鉤走了,卻不想這么烈呢,先動手的兩個人都打傷了,還誤傷了她。

  于淳背靠著墻,從前學過武,雖內力盡失了,可就招式而言,對付一兩個沒學過武的女人也還行,可他已經沒有體力了,為首的女人看著是有些武力的,這些人怕是打不過了,一時間絕望籠罩在于淳周身,卻也沒讓對面的無恥之徒看出來。

  沈一念一到這就是這樣一幕,怒從心頭起,她的寶貝兒怎是她們能動得的,一手扯出了秦楓意頭上的雕花玉釵,運了內力發釵便劃開了空氣刺出去了。

  瞧著面前拿著刀刺過來的女人,于淳正準備殊死搏斗,便見眼前三個女人突然倒下了,悄無聲息,了無生機。若細看便能發現這三個人每個人的腦袋上都有兩個窟窿流著血。好在夜色暗看不清。見人倒下了,來不及多想于淳突然間被撤了力氣一般,頭也抬不起來,無力的坐在地上渾身發抖不可抑制地哭起來。想起身要走可渾身無力怎么也起不來。

  一雙手從身前將人扶了起來,于淳沒看來人,拼盡全力提了力想還擊,便聽見對面似有哭腔熟悉的音色一句“別動”讓于淳一瞬間淚如雨下徹底攤在了沈一念身上。沈一念將人扶起緊緊抱住,像要把人揉進自己的身體一般用力。在這他差點就要出事可能會讓她失去他的瞬間她才忽然間明白原來這人對她而言如此重要。一瞬間又慶幸她遵從心里的感覺找過來了。

  “對不起,我來晚了,對不起,對不起……”沈一念低聲念著如魔怔了一般。忽然感覺到懷里的人軟了下去,沈一念才清醒過來,扯下臉上的面具,擲于地。

  “活著的你來處理,本尊要她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精致冷艷的臉上一雙眼血紅,毫無生氣的聲音吩咐了秦楓意。所謂活著的,不只是躺在地上的兩個,是的,她又要牽連了。說完將逛夜市之時于淳嫌熱脫下來被她拿走搭在手上的斗篷披到于淳身上,橫抱著人飛身而起。

  “是!”秦楓意散著一頭烏發配著絕美的臉倒如同書里記載的勾人的鬼魅一般。秦楓意是頭一次見沈一念為了一個男人盛怒如斯,但還是忍不住撇嘴,這沈一念抓發釵的技術真真是可以,頭上那么多發釵偏拿了最貴最主要的一支,摸了摸散開的黑發,又瞧了落下去的其它簪子步搖珠花等,定然摔壞了,都是錢啊,沈一念這個敗家娘們兒。

  “那兩個帶走,其他的也一并收拾了”身后來了些黑衣人,秦楓意便吩咐下去。“再把地上的珠釵拾起來,重新打造打造賣了吧”聲音悲愴而哀傷。“都是錢吶,飽漢不知餓漢饑,敗家玩意兒……”秦楓意小聲的碎碎念,一臉哀痛。

  “是!”聽得身后齊聲的響應后,黑衣人蒙著面便沒看見她們一臉黑線,當然她們沒說出來的便是,秦主,您不缺那點錢不至于,不至于……

  秦楓意披著頭發便向沈一念尋了過去。

  沈一念抱著于淳感受到懷里的人在發抖,還不停的冒冷汗。沈一念抱著人騰不出手來為他擦汗,將斗篷拉了拉緊,加快行程快些趕去飛花坊。

  一躍一樓,直上了飛花坊最高層,便是他們出發的地方。飛花坊向來越往上來的人越尊貴,五層與六層從不許他人進入,六層便是沈一念的私人場地她就喜歡一切都收于眼底,掌于手中。

  見沈一念回來了,花韻便來候著“尊主”

  “喚醫士來”吩咐了花韻,將于淳放在床上,為他擦了汗,把被褥蓋上,便紅著眼執著他的手坐在床頭靜靜地看著眼前的男人。

  她剛來這個時空對這個時空的男人接受度便很高,畢竟前一世里沒有也便罷了,她想要的便是一個軟萌的男友,一開始她以為她會愛的便是南宮玉容,成為幽魂的那段時日里她才漸漸想明白自己,再次重生遇到于淳她想的也不過是報答他的恩情,對他好一點,若是來日里他有了心愛之人再成全不遲,可如今她只想他在她身邊,長長久久,反正他接觸不到別的女人,如今想清楚了自然不會去制造機會,他若對她失去信心了,再給他便是。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