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代言情 宮闈宅斗 重生之啞妻上位史

第十五章 麻煩

重生之啞妻上位史 是非不非 2031 2019-08-12 16:32:47

  不大不小的院子里住下了十名女子,而這十名女子又果真如萬嬤嬤所說,竟都是從南邊逃難來的荒民,雖然家道中落了,但也并非窮苦人家出生,多少家里有些小錢,所以手指的肌膚細膩,面上也是雪白。

  但是到底是小地方來的人,進了偌大的京城,看什么都是不一樣的,初時還能聽教誨,記得住三條忌諱,熟了以后,便后事另外一番模樣。

  這些時日下來,竟然分成了四派,一派以蔣琳兒為主,寡言少語,手腳麻利,十分機靈,由三人組成,一派以春華為主,性格活潑,做事大大咧咧,很是熱心腸,由兩人組成,一派由劉蘭蘭為主,平日就陰著一張臉,不茍言笑,但十分愛出風頭,由四人組成,最后一派油林月月組成,不拉幫結派,只一心學習規矩。

  蔣琳兒屢次與林月月示好,林月月不是不知,只是裝作不懂,久而久之,蔣琳兒便放棄了,春華這人沒有什么心機,對林月月十分的佩服,在她看來那些個禮儀很是難學,林月月能在短時間內學得如此好,是令人佩服的,所以時不時的會去說上幾句話,林月月也是喜歡她的,雖然并不多親熱,但也并不排斥。

  劉蘭蘭則不一樣,她樣樣做得好,學得快,卻樣樣不如林月月,就連這名字都有幾分的相似,加上她心眼小,兵不給林月月好臉色,就是平常見了面,也不說上一句話。

  這日,莊子上請來了琴師,專門來教授她們,學琴不是一朝一夕能成的,這里十人也并非人人都能學成,琴師只是教導基礎,而后選出兩名又慧根的,再帶回去悉心教導。

  劉蘭蘭是個愛琴的,從前在家中就有所學習,滿心歡喜的以為能超過林月月,可結果,林月月也是個愛琴的,她想要專心學琴,一來,后面的規矩可以暫時不學,二來,也可以離開這里,所以,兩人爭斗了一番,最后林月月勝出。

  獲得了琴師贊賞的林月月滿心歡喜,開始籌謀自己離開莊子以后的生活,所以沒有過多的去關注其他人。下課以后,琴師被嬤嬤帶走,院子里剩下了十名姑娘,和其他伺候的下人。

  劉蘭蘭這派人數眾多,找了幾個由頭,就將林月月單獨約去了院子東邊的荷花池。

  這荷花池修在院子里并不是為了欣賞,而是為了吃蓮藕,修建多年,湖面寬闊,蓮藕吃了一年又一年,湖水并不清澈,而且地下淤泥很深,不會鳧水的人掉下去很可能上不來。

  眼下正是二月初,湖里卻早早的灌滿了水,隱約還有綠色的荷葉發了芽,冒在水面上,看著倒也是別有一番風味。

  劉蘭蘭將林月月約在這里,看她鎮定自若,仿佛知曉自己一定會來找她的樣子,有些惱怒。

  “林月月,你也想學琴?”

  林月月并不隱瞞,“是。”

  劉蘭蘭咬牙道,“你樣樣拔得頭籌,何必爭要這兩個名額?”

  林月月笑道,“我自幼便喜歡撫琴。”

  言下之意,是志在必得,絕不退讓,這讓劉蘭蘭更是憤恨,她的小姐妹中也有一個從小學琴的,原本,她是打算兩人共同爭取名額的,如今多了一個林月月,實在是不太好辦。

  “你如何才能放棄?”

  林月月覺得奇怪,“我為何要放棄?”

  劉蘭蘭說,“我想要這個名額,并不難,只是靈兒也很要去學琴,你也知道,靈兒這丫頭笨手笨腳的什么都做不好,唯獨撫琴很是在行,她母親是琴師,她一直想像母親那樣可以進樂坊。”

  “可這跟我有什么關系?”

  劉蘭蘭皺眉道,“我與她從小相識,她膽子小,怕生人,若是一個人去那邊,定然被人欺負,只有我也跟著去她才能過得好。”

  林月月不理解她的邏輯,“我也可以照顧她的,她雖然膽子小,可是人卻不見得笨,只是缺乏展示的機會而已,方才撫琴時,她分明沒有使出自己的真本事,怕這是你叮囑她的吧,你怕她搶了你的風頭。”

  劉蘭蘭心思被揭穿,面上有些紅,她已經被林月月多次打壓,斷然是不能再忍受她人騎在她的脖子上了,所以才刻意叮囑靈兒讓她藏拙,先不要過分表現,以免引起她人的嫉恨。

  “這與你無關,我只問你一句,這個名額是當真是要與我們爭了?”

  林月月笑著說,“我不是與你們兩人爭,我是與你們其余八人爭。”

  “什么意思,為何是八人,還有一人呢?”

  林月月心里罵她蠢,“我都能看出靈兒是藏拙,何況琴師,而且從琴師進門以后,眼睛多次看向靈兒,你方才又說靈兒的母親從前在樂坊,說不定就與琴師認識,怕是這個名額早就定下來了。”

  劉蘭蘭臉色有些難看。

  “不過,其他人對琴倒是一無所知的樣子,手腳姿勢都不對,唯一能與我爭上一爭的也就只有你了。”

  劉蘭蘭定定的看了她好一會兒,小聲道,“這個名額我一定要。”

  林月月盯著她離去的背影,不覺有些好笑,倒是一個很會為自己爭取的人。她轉身看向湖面,發現不知何時萬嬤嬤竟然站在了她的右手邊,她心下一慌,問了一句萬嬤嬤好。

  萬嬤嬤朝她走來,“姑娘不必多禮,我方才只是路過,并沒有聽見什么,只是公子有話要我帶給你。”

  “嬤嬤請說。”

  “公子說,姑娘表現得很好,可是還不夠出眾,樣樣得第一,樣樣做到最好,并不能成為最后的贏家。”

  林月月心下惶惶,“那他的意思是?”

  “偶爾有些失誤,讓人覺得你并沒有那么優秀,減少她人的排擠和猜疑,也是一種學問。”

  林月月明白了,楊潛這是不滿意自己我行我素,要她鞏固自己的勢力。

  “這幾人之中,蔣琳兒心思深,劉蘭蘭太蠢,春華倒是很灑脫,而且對姑娘你也十分佩服,若是能將她爭取到姑娘這邊來,日后無論去了何處都絕對會是好幫手。”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