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浪漫青春 青春校園 小甜甜

(?_?)

小甜甜 微觀經濟學 3090 2019-04-11 21:45:51

  段沂開始變得忙碌。

  顏絨在連續三天沒有見到他的時候,才發現好像有點不對勁。

  “你說他會不會是紅杏出墻了?”顏絨抱著一米袋蝦條,有點憂郁,“自從他上次說打了個電話,聊了聊人生,要帶我見奶奶之后,就不跟我見面了。”

  “那他是不是每次你約著見面還吞吞吐吐的?”吳夢瑤捧了一大把蝦條走,順手,不,順屁股撞了她一下。

  “對。”

  “那就是有新歡了。”她滿不在意的吃起來,滿嘴的蝦條碎時不時往外蹦,“正常。”

  顏絨:。。。

  請告訴她到底哪里正常了?

  “不過按照妹夫的性格,也不至于請我們吃飯不過一個月就把你蹬了,換我我是覺得不值當。”

  “對了,初吻騙到了好像也值得。”她補充了句。

  顏絨面無表情:“還在呢。”

  “噗——”吳夢瑤瞪大了眼看她,有些不可思議,“還在?夠禁欲啊!這不行,不能分,太虧了。”

  顏絨砸了根蝦條過去:“那我現在怎么辦?”

  吳夢瑤攤開手。

  顏絨抓了一把蝦條遞過去:“說。”

  “這都好說。”她抬抬下巴,“最簡單的,打電話約著出來唄。”

  顏絨微笑:“你覺得我會傻到電話都不打嗎?”

  “那就圍追截堵。”她看她,“宿舍,家庭住址,哪里不能蹲著?”

  她可算是說了點人話了。

  “不過。”吳夢瑤看她,“你確定才三天你就要堵人?談戀愛最起碼的自由啊,你都不給?怪不得妹夫要躲著你。”

  到底是誰說的段沂在躲著她?明明就只是——

  三天只接電話不告訴她人在哪嘛!

  顏絨沒在搭理她,掏出手機又打了個電話給段沂。

  還是響了好久的鈴才接的電話。

  “喂?”

  “嗯。”段沂的聲音有些低,隱隱的還能聽到話里的疲憊。

  “你在哪兒呢?”她捏著筆,戳了戳白紙。

  手機那邊傳來一陣走路聲,緊接著是門被輕輕合上的聲音,接著又是漫長的拖沓聲。

  “外面呢。你吃飯了嗎?”許久,那邊終于再次傳來了聲音。

  他沒回答。

  段沂再一次避開了自己在哪里,輕巧的帶過。

  她將手中的筆投到筆筒里,整個人仰著身子往后靠,刺啦聲響起,刺耳而又煩悶。

  “吃了。”她拿手撐著頭看書架,糾結了好一會兒,才支支吾吾的問,“你上次說的奶奶——”

  “嗯,下次帶你去。”段沂打斷她,“乖。”

  下次啊,下次是什么時候啊。

  “你最近都在忙什么?”

  “有點事。”段沂輕嘆一聲,“等我處理好了,情況穩定了,告訴你,好不好?”

  不好啊。

  你有什么事不能直接說啊。

  顏絨的心像是被太陽曬過,又被水泡了,皺皺的,毫無生氣。

  她嘗試著勾嘴角笑一笑,卻是怎么都笑不起來。

  “那我想見你。”她快速的說完這句話,秉氣聽他的回復。

  段沂沉默片刻,緩緩說道:“我也想見你。等我忙完這一陣,就好。”

  你忙完這一陣,那你倒是說你在忙什么啊。

  顏絨吸了口氣,又重重的吐出來,心里氣急,手上動作更是利落,直接撂了電話氣呼呼的將手機關了機,越想越覺得談戀愛真是沒勁。

  忽的就想起陳霧。

  當時,她是不是也是這種狀態,總覺得林森有事瞞著她?

  想著想著,又埋怨起自己的不懂事來。

  段沂都說了過段時間就好,她還不通情達理一些——

  想著,她又開了機,看短消息。

  顏絨開了來電提醒業務,關機狀態有電話進來是會有短信提醒的。

  手機安安靜靜。

  “啊——煩死了!”她丟了手機,哼哧哼哧的上了床,將腦袋埋進被子里拱著。

  吳夢瑤坐在椅子上輕嘆一聲,不一會兒,宿舍里響起《分手快樂》音樂。

  “分手快樂

  祝你快樂

  你可以找到更好的——”

  顏絨:。。。

  是她給了她膽子在她氣急的時候明目張膽的放這么悲傷的歌嗎!

  “切歌切歌!”

  吳夢瑤喔了一聲,又換了首陳奕迅的《十年》。

  “如果那兩個字沒有顫抖

  我不會發現

  我難受

  怎么說出口

  也不過是分手——”

  “吳夢瑤,”顏絨探出頭來,“分.尸了解一下?”

  吳夢瑤關了音樂,抬頭看她:“他不找你你找他唄,再不濟他肯定回家唄,布偶還在他家呢。”

  對喔,還有布偶。

  她利落的起了床三兩下隨意的套上一件針織衫,沖出宿舍。

  吳夢瑤搖搖頭,輕嘆:“妹夫果然厲害,顏寶跑步從此臉不紅心不跳了。”

  顏絨打的到段沂家的時候,按了好久的門鈴。

  沒人。

  她又使勁捶了下門板,這才貼著門一點點的滑到地上。

  第一次談戀愛啊,好像就有點棘手。

  她撐著腦袋看電梯口,看著看著又覺得無聊,手隨意的開始摳起墻上的白漆。

  掉了一地。

  “豆腐渣。”顏絨罵了句,又拿腳丫子踹了踹門口放著的墊子。

  一把明晃晃的鑰匙顯露出來。

  顏絨:。。。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這應該算不上是私闖民宅吧?

  她左右打量了一番,心想就算自己私闖了也沒事,反正——

  大不了以身相許嘛。

  不虧。

  她這么想著,就賊兮兮的抓了鑰匙開了門。

  屋里靜悄悄的,布偶窩在窗邊蜷著身子睡著,一見她進來,麻溜的蹭起來,一蹦一蹦的跑到她身邊,蹭她的腿。

  有段時間沒見,布偶長大了一點,原本的灰色毛發也漸漸開始變黃。

  她揉了揉它腦袋,又將它吃的差不多的飯盆里倒了些狗糧,體貼的將旁邊的水盆蓄了水。

  太陽漸漸的沉了下去。

  顏絨窩在沙發上,肚子咕嚕咕嚕叫起來,她揉了揉,百無聊賴的關掉手機里的視頻,正巧門鈴響起,她跑過去將自己買的蔬菜肉類拎進門,又輕聲對外賣員道了謝,這才關上門。

  吳夢瑤發消息問她今天回不回去。

  她看看外面的天,有些黑了,回了個別等給她,起身進廚房。

  將買的菜悉數切好配完菜,已經過去差不多半小時。

  段沂仍然沒回來。

  她看了看時間,快七點。

  擰開燃氣灶做菜,叮鈴乓啷好一會兒,幾道像樣的菜也就端上了桌。

  又過去半小時。

  顏絨撐著腦袋看向門口,頭頂的黃光襯得她整個人都暖洋洋的。

  還有疲憊。

  八點了。

  她打了個哈欠。

  桌上的菜也不再冒熱氣。

  肚子漸漸的,也沒了餓意。

  布偶翻了個身,縮在她懷里,美美的睡著。

  她頭一歪,睡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門口傳來窸窸窣窣的擰鑰匙聲。

  顏絨打了個寒噤,撐著眼皮看向門口。

  門從外面打開了。

  一室的黃光瞬間沖出屋子,暖融融的照在段沂的臉上。

  還有他身邊的小不點的臉上。

  太小了。

  顏絨瞇著眼瞧了好一會兒,粗粗判斷大約也就三歲的樣子,矮手矮腳的,臉蛋也是圓圓的,小波浪的長頭發散在肩膀上,一雙水靈的大眼眨呀眨,好奇的看著她。

  顏絨又歪了歪腦袋,翻了個身,嘭一身摔在地上,瞬間清醒了不少。

  ちょっと待って!(等一下!)

  瞧瞧把她逼成了啥樣,日語都說出來了。

  “怎么這么不小心。”他跑上前來,將她從地上扶起來,拉著她看了看,“沒事吧?”

  顏絨搖搖頭,看向門口的小妮子。

  “你怎么來了?”段沂走過去,牽著小家伙走進屋子,又貼心的彎腰幫她換鞋子。

  她揉揉自己的屁股,有些局促:“我說忽然有了任意門,直接進來的,你信嗎?”

  段沂笑笑:“門口墊子下的鑰匙,是特意給你留的。”

  她皺皺臉,喔了一聲,沒問他要是自己沒發現墊子下的要是怎么辦,倚靠在沙發上看著他把小妮子牽過來。

  “這是哪里找來的小天使?”顏絨扯了個笑對著小姑娘,拉拉她的小手,“怎么好像不開心啊?”

  段沂揉揉她睡的亂七八糟的頭發,長吁一口氣:“我妹妹,親的。”

  顏絨:。。。

  他媽,好強大。

  咳咳。

  “她媽媽有點事,我帶她回來睡覺。”段沂把小妮子往前推了推,“叫姐姐。”

  “姐姐。”小妮子仰著臉,圓溜溜的臉上怯生生的,小心翼翼的往他身后躲。

  什么叫她媽媽?

  顏絨看他一眼,段沂的臉色很差,黑眼圈有點重,衣服也皺皺的。

  “你叫什么名字呀?”她拉拉她的小手,撓了撓她滑膩膩的手背,“哇,你好滑喔。”

  “媽媽擦的。”她眨眨眼睛,帶了點笑,“媽媽說香香。”

  段沂捏了捏太陽穴,偏過頭看見桌子上的菜,問:“你做的?”

  “嗯,都冷了。”顏絨把剛剛買來的巧克力塞進小妮子的手里,牽著她走到桌邊,“我去熱一下吧。”

  “我去吧。”他端起菜盤子往廚房走。

  “我叫夏夏。”小妮子扯扯她的手,將她剛剛塞給她的巧克力還給她。

  “不喜歡吃嘛?”

  “你一半,我一半。”夏夏怯生生的,大眼睛撲閃撲閃的,還帶著一點點淚珠。

  “餓不餓呀?”她摸摸她的腦袋,“我們吃飯飯了,好不好?”

  “哥哥,還沒吃。”夏夏朝廚房看看,又掰開自己手里的那塊巧克力,揮著小短腿往廚房跑去。

  顏絨把手里的巧克力塞到嘴里,嗯,有點甜啊。

  

微觀經濟學

新的小寶貝上線!   夏夏是個小可愛!   至于”她媽媽”,不置評價,后面會說到~   我滾去做作業了,我們老師一定要我們找一個數據,統計年鑒上怎么都找不到的數據,T﹏T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